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我和熟女孔姐
我和熟女孔姐





  孔姐的家离学校很近,有时候我会去孔姐的家里找她做爱,有时候孔姐的女儿放学回来,我就索性钻到孔姐的被窝里睡觉,等孔姐给女儿做好饭吃过饭去学校后,孔姐再回过头来伺候我吃饭。

  夏天来的时候我就带着孔姐去打野战,这个时候孔姐就会穿着短裙和我一起来到野外,脱下孔姐的内裤,把裙子掀起来,孔姐就弯下腰,撅着屁股,双手攥着自己的两个脚脖。我在孔姐的后面褪下裤子,两手拽着孔姐的八字奶,鸡巴插到孔姐的逼里使劲的怼孔姐,孔姐配合着用屁股向后怼我,乐此不疲。

  后来有了车,天冷的时候我俩晚上就去车震,我还专一从网上学习了车震的各种干法,有一个地方去的次数多了就被别人举报了,那次我俩刚刚穿好裤子,我去下车撒尿,警车就来了,我俩被带到派出所,分开问笔录,我的手机也被收了,警察没有从我的手机里面翻出任何有价值的内容,正在我的笔录问到半截的时候,不知道孔姐怎么做的工作,警察就把我的手机还给我让我俩离去了,事后孔姐也没说我也没问。

  后来孔姐就慢慢的给家人说了我的事情,孔姐说当初我离婚的时候,你们闲嫌丢人不让我离婚,现在我有了真爱,你们谁也不能干涉。

  当然孔姐是不敢给她老爸说的,孔姐的姐姐和妹妹不支持也不反对,孔姐的妈妈态度是只要孔姐幸福就默许。

  孔姐的哥哥是反对的,可是反对无效。他总不能去给球哥说,你的媳妇我的妹妹外面有情人了,给你戴绿帽子了吧,后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。

  孔姐的姐夫和妹夫装着不知道,出了这样事情,他们不便插嘴。但是我不知道的是孔姐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也知道了,直到有一次孔姐和球哥生气后就找了我,孔姐把手机关机后我俩就去外地玩去了,她家里人找不到她很着急,那时候他们只知道有我这个人存在,但是没有任何关于我的信息。

  当我在宾馆里刚刚把孔姐干昏死过去后,我的手机有QQ的消息,我一看吃了一惊,居然是孔姐的女儿添加我为好友,孔姐的QQ密码我知道,上边好友很少,孔姐曾给我介绍过,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是孔姐的女儿。

  通过验证后她女儿直接问我她妈妈呢,我说在我身边,然后她说照顾好我妈就把我拉黑了。

  后来孔姐家的别墅也交房了,就在我们单位对面100米的距离,我和孔姐干逼就更方便了,上班没事的时候我就去孔姐家干孔姐,把孔姐干舒服后我再回到单位继续上班。

  我也慢慢的把孔姐开发成了外面是贵妇,上床是荡妇,口交、后庭、颜射、灌肠,轻度SM皮鞭、滴蜡、手铐、狗链,有条件玩的都玩了。

  终于有一次出事了,那几天连续下雨,前一天我俩在孔姐的床上干到筋疲力尽,第二天又上床继续干。

  正当我把孔姐干潮喷时,孔姐正扯着嗓子大声喊着爷呀,我的爷呀,使劲干死我算了时,孔姐的电话响了,球哥打的,孔姐直接按了挂断,球哥马上又打过来,孔姐没办法稍作调整气息按了接听,球哥问你在干什么呢,孔姐说在学校有事,球哥说你还骗我,我就在家门口,门在反锁着我开不开门,喊了半天也不喊不开。

  孔姐没办法这才说我在屋里睡觉,你等着我开门就挂断了。然后我俩商量怎么办,屋里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,四周护窗焊的很结实,也无法逃跑。索性我俩就穿了衣服下楼到客厅,打开电视。

  孔姐交代我就让我说是修电视的,然后就去开门了。打开门孔姐给球哥说电视有点问题在调试。

  球哥没理她黑着脸径直往客厅里走,看见我二话不说拳头就抡上来了。球哥虽然长的人高马大的,可是我是退伍兵,也不是白练的,真打起来,他还真不够我打的。只是我理亏啊,玩了人家老婆再打人家岂不是天理难容,所以我就只能格挡。

  孔姐急眼了,像发怒的狮子沖了过来,跳起来就死死抱住球哥的脑袋不松手,然后扭头对我说你先走吧!

  这个场景我也无可奈何,我总不能学西门庆把球哥弄死吧,只好匆匆离去。
  出了孔姐家又回单位玩蜘蛛牌去了,心里惦记着孔姐哪能玩的下去啊。
  正当我心急如焚的时候,孔姐电话打进来了,孔姐说你别担心,翻不了天。
  球哥这会上楼去了,刚球哥给我姐和我妹妹妹夫打了电话让她们过来,随他闹腾,无非就是个离婚。

  事情过去后孔姐告诉我,孔姐的姐有事没来,妹妹和妹夫来后一听球哥说完马上说球哥,干人家逼,还人家逼,还个屁股都不依。你在外边玩女人的时候就没想到有报应的一天,你们这丢脸事我们管不了,但是要是敢去娘家闹,腿给你打折,扭头就走了。

  孔姐还说球哥上楼把床单扯下来拿给孔姐看,床单湿了一大滩。球哥拿着剪刀要去剪床单,被孔姐给夺了过去,孔姐威胁球哥说要是敢把床单剪了,就买包鼠毒强下球哥碗里。除非球哥以后家里一滴水也不喝。

  反正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只是球哥给他那边的亲戚说了这件事。

  球哥的姐姐劝过孔姐,说什么以前都是球哥的不对,现在孔姐的心理平衡也找回来了,以后好好过日子吧!孔姐不屑一顾。

  只是以后我干孔姐的时候更加小心了。后来球哥一回到家就给孔姐唠叨,我一定要好好活着,不能让别人住我的房子花我的钱,干我的老婆打我的娃,久而久之孔姐也听习惯了,任他唠叨就是了。

【完】